返回新闻网首页 | 返回数字报首页 | 旧刊浏览            公告栏:
 
3 : 周末关注    上一版 | 下一版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2013年03月16日 星期六 出版  上一期 | 下一期
总第1593期 > 第3版 > 新闻内容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达夫弄的前世今生

长不足百米,宽不过3米,这就是曾经的达夫弄。

与富阳城区的其他弄堂一样,达夫弄经历了时代的风雨,烙上了时代的印迹。如今,达夫弄已不复存在,留下的只是一段绵长的记忆。

18年前,曾是达夫弄14号居民的申屠年,发起成立了达夫弄邻里会。一杯清茶,一段记忆,一份深情,每年一次的聚会,让这些老邻居从四面八方重新相聚,畅谈尘封往事,回忆欢乐童年,拾捡达夫遗韵。这个流传了半个多世纪的地名,依然散发出浓郁的人文魅力与光芒。

3月9日上午,本报假日刊、“达夫弄1号”文学论坛与达夫弄邻里会联合主办“重回达夫弄——原达夫弄街坊邻居与作家、网友畅谈会”,让达夫弄的面貌再次清晰起来。记者 徐时松 实习生 陈菲菲

1981年富阳县民政局绘制的达夫弄一带街巷示意图。

达夫弄老邻居合影(从左至右)

后排:郑普选、李文兰、惠雪祥、林顺富、申屠年

前排:许萍、宋丽卿、王兰英、徐锋、郁俊峰

原名“满州弄”,因郁达夫而改名

达夫弄是与南门街平行的一条弄堂,原在如今的郁达夫故居大门左侧。

“弄堂,江南小镇特有的称谓,类似于北方的胡同和上海的里弄。具体来说,路的宽度比胡同窄,而长度也比不上里弄。但因为大都由青石板铺就,而两边又多为黑瓦白墙的老式建筑,江南特色颇为浓郁。”胡志坚、俊峰2006年主编的《郁达夫故居》一书中如是介绍。

1981年,富阳县开展了建国后第一次地名普查。在当年7月28日的一则卡片上,有这样的记载:清朝和民国时期,此弄名叫“满州弄”。位于镇的大街东段,弄长70米,宽3米,弄内有郁达夫的故居。他幼年时在此学习,十五岁时,他手写《毋须招贴》四字在壁上。1945年9月,郁达夫不幸被日寇暗杀,为国捐躯。为表彰和纪念这位爱国文人,抗战胜利后,人们将此弄命名为达夫弄。还有一种说法是,1952年12月,中央人民政府追认郁达夫为革命烈士,为示追忆,解放后这条弄堂才改名为达夫弄。

达夫弄的前身还有不少的说法,有待进一步的求证。百度搜索显示,1896年12月7日,郁达夫出生于富阳“满洲弄”;《郁达夫故居》一书,则将郁达夫出生地记载为富阳镇“满舟弄”;而这之前的地名沿革,在清光绪32年《富阳县志》中记载名称为“满州衖”,也叫衖同巷,遗憾的是,未能查找到相关的满州名称的来由资料。

但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,弄堂因郁达夫而改了名。

旧城改造后,达夫弄成历史记忆

弄堂,曾经承载了富阳老城区的沧桑记忆。

在1981年的一张手绘地图上,老城区就有善长弄、香干弄、周家弄、上水弄、大寺弄、公济弄、小寺弄、下水弄、宜家弄、童家弄、臧家弄、达夫弄等弄堂。

1996年,旧城改造时,达夫弄、善长弄、下水弄、上水弄、公济弄、升平弄、童家弄、龙王滩弄等9条弄堂,与一些拆倒的房屋一样,从此消逝。

1996年,郁达夫故居因配合旧城改造工程,不得不让道于商品房往前平移10米,并因周围所有民居的统一拆除而完全失去了当时环境的烘托。

“小街小巷的地名更是植根于百姓家门口的历史,一旦消失以后,这段历史就永远在老百姓心中消失。”2006年1月,由马时雍主编的《杭州的街巷里弄》,作了这样的阐述。

市民政局地名办主任袁明武说,弄堂文化是时代文化的折射和缩影,是历史文化遗存。新登作为千年古城,弄比富阳城区还要多。但富阳的弄堂,也正在逐渐的消逝。目前,城区的弄堂屈指可数。一个弄堂承载了一段岁月的记忆,在惋惜之余,我们也在尽力地保护。

不少专家也建言,在旧城改造中尽可能多地保留古街巷的名称,保存街巷中一些历史文化的“碎片”。

在城市化的大潮中,达夫弄消亡的命运也不能幸免。举目望去,曾经多不可数的巷街小弄,而今旧迹难寻,让人在无头无绪的寻访中失了声。因而,城市深处的寂寞才衍生得如同这巷子那么长,那么迂回而曲折。  

达夫弄邻里会,延续达夫人文精神

“虽然那时的生活条件很艰苦,物质很匮乏,但童年是很欢乐的,过得都很充实。一条弄堂时,能闻到哪家烧了什么菜,哪家的小孩被打骂,哪家来了客人……”年过半百的申屠年,回忆起往昔岁月,仍然激情澎湃。

他说,如今社会充满了功利和浮躁,不喜欢跟陌生人说话。邻里的情分都没有,和谐从何谈起?

带着这份怀念,旧城改造后,他每年都会召集这些老邻居,追寻一段记忆,畅谈美好未来。他们当中有机关干部、法官、企业家、医生、劳动模范、下岗职工、个体户等,都能抽出宝贵时间前来聚会。

“夏天,我们没有鞋子穿,赤着脚,当我们稚嫩的皮肤触碰到滚烫的青石板时,那个时候跑的速度,是飞快飞快!”

“冬天,屋檐下挂着一串串的冰凌(富阳又称壶冰糖),我们用竹竿敲下来,当作棒冰咬,咔嚓、咔嚓,我还能听到当年的声音。”

“水缸挑满,小心火烛。每当傍晚时,弄堂里会传出每家小孩轮流值勤的消防吆喝声,走到郁宅大院外面,台门推开的时候,会‘嗡嗡’作响,庭院深深,我们很害怕,在门外吆喝一声,转身一溜烟地跑了。”

……

申屠年说,梦里,弄堂里的一砖一瓦清晰可触。记忆里的弄堂生活温馨和谐,邻里之间,没有设防,都像自己的家人,亲密无间。每当夏日时节,劳作一天的街坊邻居们,挨家挨户在巷内铺放竹榻、竹椅,在蒲扇的摇曳中,孩子们在大人讲不完的故事里安然入睡……生活的情趣便在这闲适中显现。他说,举办邻里会,我们就是想找寻这种返璞归真的味道和感觉。

上一篇下一篇
网站简介 | 关于我们 | 广告服务 | 帮助信息 | 联系方式